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钟毓散人(一博)——墨韵阁主

古诗词专用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钟毓散人,笔名承学、成奎,。农民,河北诗词协会会员,中华诗词学会会员。 本空间是综合型类文艺性空间,在百度及新浪网中也开辟有原创空间。各空间均以原创诗词为主,其他辅以政论'宗教'教育'艺术'文学'等栏目。敬请朋友光临! 凡原创作品未经本人同意,不得转载或刊用。并敬告诸君,本人因文字功底浅薄,难免有谬误之处,敬请朋友谅解。再拙作均用新韵。请海涵!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转载】【桑山原创】辣叶草竹叶草  

2016-07-31 17:05:59|  分类: 散文初选平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 

    在故乡的时候,知道辣叶草是做酒曲的原料,竹叶草是喂猪的原料。故乡的每一个角落都有这两种草,平凡得很。每到春夏时节,长势茂盛,今天采了,明天又长出新叶。

    母亲是个很勤快的人,为了家人的生计,每年都要养两三头猪。每天我都要与弟妹一大早到外面打猪草,竹叶草是最好的草料,它肥嫩嫩的,一掐就可以摘下。但辣叶草却很少自己采摘,每到要做酒药的时候,母亲都是自己去采。

    一年年过去了,一直以为辣叶草和竹叶草只是做酒养猪的佐料。

    有一年,屋门前的垌里远远听到一种非常明朗,非常凄凉的山歌“辣叶草,竹叶草,嫁个老公实在好!”歌词反反复复,歌韵却起伏跌宕。

    起初听到歌声传来还没有多大兴趣。可是,一天天过去,每到我们上学前都会准时听到这歌声从湾村前的石板路上传来。

    听父亲说,那条路至少是在明代就已铺好,每年过兵的,上学的,入仕的,婚嫁的,丧葬的,赶集的,都得走这条道路。

    听母亲说,每天在路上唱山歌的是槐花洲上的大嫂,论辈分比我还小一辈呢。她刚嫁到槐花洲不久,自己的男人就被抓了壮丁,在忆苦思甜的时候,还根据她的经历编排了花鼓戏《抓壮丁》。记得教我小学的老师、我的表哥、表姐都成了演员,天天巡回演出。小孩子们不懂事到处乱窜,可那有些经历的乡邻却总是有抹不掉的眼泪。

    奇怪的是,那个时候却从没有听到过那个大嫂唱过山歌,印象中总是一个非常开朗,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的开心大嫂。

    可现在每天早晨都会有她的山歌入耳,无论刮风下雨,雷打不动。有人说她疯了,可她与你说话条分理析,不乱一点章法。而且有时候有人问起她为什么唱这样的山歌时,倒是非常爽朗地回答,“老公没有了,还不兴过过嘴瘾啊!”到后来就慢慢习惯了这位大嫂的山歌了。

    时光总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,转眼间,我也到了到外面上学的时候了。从1975年离开桐子山到今天已41年了!每次回到家乡都想听到这首“辣叶草竹叶草”的山歌。

    母亲在的时候,曾经告诉过我,这个大嫂是个苦命的人,男人抓了壮丁,是死是活都不知道。我说,“她不能再嫁人吗?”母亲很生气地说,“你这没娘心的,她已是那个人的人了,能再嫁人吗?”

    母亲一边说着,一边也流下了眼泪。直到母亲去世,才知道她们有着相同的命运!只是母亲年纪小,作为童养媳,人民政府没有把母亲当作事实婚姻,要不就不会有今天的我们。

    虽然如此,但我每次回乡总忘不了这位大嫂,忘不了那天天早晨传入内心的山歌!

    “辣叶草,竹叶草,嫁个老公实在好!”这是生命底幸福的憧憬,也是命运抗争的自我安魂!

 

201667夜于乌鲁木齐六街公园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